正義迴廊

【阿T影評】《正義迴廊》 獵奇以外的法制公義思辨

《正義迴廊》放映以後卻竟然斬獲坊間大量好評,氣勢絕不比電影節主打的電影少之餘,更難以想像電影質素之高是遠超於港產片的基本水平。電影雖然以9年前轟動一時的倫常慘案作背景,但推演下去才發覺比起還原奇案,編導更希望…

小學練習


【Artotem影視評論】《正義迴廊》

正義迴廊

導演:何爵天
編劇:譚廣源、葉偉平、梁永豪
主演:楊偉倫、麥沛東、蘇玉華
類型:劇情/ 犯罪
地區:香港
推出年份:2022年

《獵奇以外的法制公義思辨》

近年香港製作過為數不少圍繞法庭為主軸的作品,其中以前陣子的《一級指控》(2021)最為人熟知,可由於其情節人物經營得過份荒誕失實而失去原有的可觀性。正是如此,當得知新導演何爵天處女作《正義迴廊》會率先在香港國際電影節進行世界首映時,自己其實是並沒有抱太大期望。豈料電影放映以後卻竟然斬獲坊間大量好評,氣勢絕不比電影節主打的電影少之餘,更難以想像電影質素之高是遠超於港產片的基本水平。電影雖然以9年前轟動一時的倫常慘案作背景,但推演下去才發覺比起還原奇案,編導更希望通過案情來論述香港在法制與公義之間的拉鋸,再者其嶄新敘述實在突顯導演靈敏的拍攝觸覺,成功締造本年度港產片之最。



正如上文所述,本片縱然是為何導首作,但觀乎其敘事範疇都能看到野心之大。須知九十年代到千禧初經常出現大批旨在還原本地奇情慘案的故事,但真正的題材轉化卻是應該要落在翁子光執導的《踏血尋梅》(2015)身上。那時候電影以郭富城飾演的警探角度出發,側寫遇害與加害者對社會與現實的理解,途中更牽涉兩個角色的心理變化,看起來既揪心又震撼,來到翁導監製的本片,在配合何導的意念彷彿拼湊出一種類型上的變奏。電影空間從凶宅延展到警局,再由警局擴展到法庭,整個脈絡充斥的人物之多簡直是一大挑戰,喜見導演依然迎刃有餘,不同角度的切入點銜接得宜,每個敘事單位千絲萬縷但環環緊扣,有效地帶出各個人物鮮明且具體的性格特徵,也讓觀眾透徹了解到他們對案件所秉持的觀感。


Copyright © 2022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22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有強勁的藍本和意念支撐,編導方能盡顯自身的劇本調控功力。電影先從兩位疑犯張顯宗和唐文奇自相識、被捕到受審的橋段入手,描寫兩位角色的成長背景與家庭狀況,之後再通過兩人在盤問過程的證供中,向觀眾勾勒出「大角咀弒親案」的犯案片段。除了先前在入場前已得知的極致血腥和肢解鏡頭,編導在捕捉角色的犯案心態可謂心思細密。事實上,不論是何導或是三位編劇都給觀眾展現對改編素材的足夠信心,不僅將場景氣氛塑造有如真實法庭之外,角色的每場殺人畫面都有不同角度的演繹,甚至活用了不同舞台劇技巧,將陪審員、疑犯和律師同時安放在同一場景,好讓劇本不會停留在既定的前設和立場上引導觀眾理解事情真相,反而是從拼湊案件的經過帶出電影應有的持平感,進而使觀眾能投入其中。

基於這種對案情的公平性,觀眾的投入感就會與影片中的陪審員產生共感連結。本片最啜核之處,在於編導嘗試通過激烈的法庭爭辯,來帶出陪審團之間的極具張力的討論,繼而讓整場慘案的價值不至於落入獵奇的觀賞效果。全片合共9位的陪審員之中分別象徵香港社會三個年齡層和政治光譜的代表,他們各自擁有不同的成長、職業和學術背景,偏偏這些元素就與現今四分五裂的香港社會產生莫大的關聯,從而成就出有如本土版《十二怒漢》(12 Angry Men, 1957)的質感,此起彼落的爭論必然建基在編導天馬行空的想法,但途中加入後設感極重的對白,都好像是在勾起香港觀眾的時代記憶般親切,再次印證香港創作人在威權社會的掙扎。

那麼,在指桑罵槐、突破的技術演繹背後,編導到底想透過這單案件傳遞甚麼訊息呢?正如何導在訪談中所講:「到底法庭是一個尋找真相和正義的地方,還是一個表演舞台,誰可以說服陪審團誰便能逃過入獄的命運?」片中蘇玉華和林海峰飾演的代表律師,前者動之以情,後者盡見勢利,清晰的人物性格在帶動觀眾情緒之外,也是在完美地把法庭演繹成有如舞台般充滿娛樂性,但同時亦在主宰兩位疑犯的命運,將控訴與抗辯幻化成律師們各自講述的故事。然而,最可悲的是,當這種所謂社會菁英利用權術把制度調節到變成利己的行為,自私到連自己都忘記了制度本身就是作為施行公義的工具時,理性必定就會被扭曲和簡化。

說穿了,其實本片的名字設計已經說明創作人對法律與公義的觀點。迴廊是指中國古代建築圍合庭院的廊,其結構一向都是沿牆廊或廊廡,導演巧妙地把「迴廊」一詞放進片名,豈不是在假設每個人物都等於是在穿梭於正義法院的人們,永遠都看不清楚甚麼會在迴廊的盡頭觀看這個世界,從而道出「正義」終究都凌駕在野心家的操控之上,挑戰現行法律的存在價值。其次,英文片名「The Sparring Partner」更有意思,不但帶出兩位主角的共生關係,其名稱也可解作練拳時的陪練員或友好之對手。到底當庭釋放的唐文奇只屬張顯宗的友好對手,或是真的為整件事的共犯,是張練拳時的陪練員呢?這些都是編導在開放式結局留下的種種問號,以指出「正義」的多面向來重新強調人類思考的重要性。

簡而言之,《正義迴廊》並不旨於要通過劇本來還原「逆子弒親案」的奇情元素,或是製造張力去寫一個扣人心弦又發人深省的法庭故事,而是希望以這宗9年前的倫常慘案來回應當下香港社會對正義和法律的種種詮釋,更渴望順著時間的推移來預視未來社會的必然出現亂象。電影播畢,燈光隨隨亮起,相信留下來的人依然驚魂未定,皆因發現電影與現實居然如出一轍,驚覺最恐怖的並不是逆子執刀弒親的那一瞬間,而是明白這種荒謬原來繼續在上演當中。

作者:阿T
設計:阿T
素材:《正義迴廊》@thesparringpartner2022

延伸閱讀:

【阿T影評】《野人老師》 舊酒新瓶但勝在演繹細緻
【阿T影評】《深宵閃避球》 用電影長度拍出劇集深度
【阿T影評】《黑亞當》 平庸呆板卻竟出奇地可觀

留言

想搵一個合適嘅私補老師
我想申請做補習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