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環小傳-語譯

【文言文急救】宋濂《杜環小傳》全文語譯、主旨及寫作手法分析

文言文好難掌握?Tutor Circle 尋補 小編整理了熱門文言文《杜環小傳》全文語譯、重點注釋、主旨、寫作手法及文意理解等文言文分析,方便中學生們溫習,一文看清2015年DSE中文閱讀卷一文言文考材 明朝文學家宋濂《杜環小傳》的語譯、注釋、主旨、段落大意及寫作手法等溫習重點。>>更多文言文語譯筆記

小學練習


1. 全文語譯

杜環,字叔循。

父友兵部主事常允恭死於九江,家破,其母張氏年六十餘,哭九江城下,無所歸。有識允恭者,憐其老,告之曰:「今安慶守譚敬先,非允恭友乎?盍往依之。彼見母,念允恭故,必不遺棄母。」母如其言,附舟請譚,譚謝不納,母大困,念允恭曾仕金陵,親戚交友或有存者,庶萬一可冀。復哀泣從人至金陵,問一二人,無存者。因訪一元家所在,問一元今無恙否。道上人對以「一元死已久,惟子環存,其家直鷺洲坊中門內,有雙橘可辨識」。

杜環,字叔循。



杜父的朋友兵部主事常允恭在九江死了,家庭破碎,他的母親張氏,年紀六十多歲,在九江城下痛哭,沒有依託的地方。有認識常允恭的人,可憐常母年紀老邁,就告訴她說:「現在的安慶太守譚敬先,不就是常允恭的朋友嗎?何不前去投靠。他見到老人家,顧念和允恭的交情,必定不會遺棄老人家。」常母按照那人的話去做,乘船請求譚敬先收留,譚卻拒絕而不願收留。常母非常困窘,想到允恭曾經在金陵做官,也許有親戚朋友居於這地方,或許有萬分之一的希望。再次悲痛地哭泣着跟隨別人到金陵。詢問過一二個人,都已經離世了。於是詢問杜一元家的地址,並問杜一元的近況。途人這樣回答:「杜一元已死了一段時間,但他的兒子杜環仍在生;他的家就在鷺洲坊中門內,(門前)有兩株橘樹可作記認。」


Copyright © 2022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22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母服破衣,雨行至環家。環方對客坐,見母大驚,頗若嘗見其面者。因問曰:「母非常夫人乎?何為而至於此?」母泣告以故,環亦泣,扶就坐拜之,復呼妻子出拜。妻馬氏解衣更母濕衣,奉糜食母,抱衾寢母。母問其平生所親厚故人及幼子伯章。環知故人無在者,不足付,又不知伯章存亡,姑慰之曰:「天方雨,雨止,為母訪之。苟無人事母,環雖貧,獨不能奉母乎?且環父與允恭交好如兄弟,今母貧困,不歸他人而歸環家,此二父導之也。願母無他思。」時兵後歲饑,民骨肉不相保。母見環家貧,雨止,堅欲出問他故人。環令媵女從其行,至暮,果無所遇而返,坐乃定。

常母穿着破爛的衣服,冒雨走到杜環家裏。杜環正與賓客一起,見到常母大吃一驚,好像是曾經見過面。於是問道:「你不是常老夫人嗎?為甚麽會到這裏來?」常母邊哭邊告訴杜環原因,杜環(聽到)也哭了出來。杜環扶着常母就座,向她下拜禮。再叫妻子兒女出來下拜。環妻馬氏脫下衣服更換常母沾濕的衫,捧着粥餵給常母吃,又抱着被子讓常母就寢。常母問起允恭交情深厚的舊友近況和小兒子伯章(的情況)。杜環知道允恭的舊友沒有一個在這兒,不能夠交託,又不知道伯章的死活,暫且安慰她說:「現在正下雨,雨停之後,(我)替老人家訪尋他們吧!假如沒有人事奉老人家,杜環雖然貧窮,難道就不能奉養老人家嗎?況且杜環先父和允恭情同兄弟,現在老人家貧窮困頓,(母)不到別人家裏去而偏偏走到杜環家中,這就是兩位仙人指引所致啊!希望老人家不要多想了。」當時正是戰爭過後饑荒的年頭,百姓連親身骨肉都難以保全。常母看到杜環家境貧窮,雨停後,就堅決地要訪尋允恭的舊友。杜環就叫侍婢跟隨身後。到了傍晚,(常母)果然一無所獲而回,(常母)才決定定居下來。

越十年,環為太常贊禮郎,奉詔祠會稽,還道嘉興,逢其子伯章,泣謂之曰:「太夫人在環家,日夜念少子成疾,不可不早往見。」伯章若無所聞,第曰:「吾亦知之,但道遠不能至耳。」環歸半歲,伯章來。伯章見母老,恐不能行,竟紿以他事辭去,不復顧。環奉母彌謹,然母愈念伯章,疾頓加。後三年,遂卒。將死,舉手向環曰:「吾累杜君!吾累杜君!願杜君生子孫咸如杜君!」言終而氣絕。環具棺槨殮殯之禮,買地城南鍾家山葬之。歲時常祭其墓云。

過了十年,杜環擔任太常贊禮郎,奉皇命去會稽山祭祀,回程時路經嘉興,遇到了(常母)小兒子伯章。哭着對他說:「太夫人在杜環家裏,(因為)日夜思念小兒子而病倒,不可以不早點去看見(她)啊!」伯章像聽不到似的,只是說:「我也知道,可是路途遙遠不能去啊。」杜環回家半年後,伯章來到(環家)。伯章見到母親年紀老邁,恐怕她無法遠行,竟然欺騙她有其他事要辦而溜走了,再也沒有回來看望她。杜環更加謹慎地事奉常母,但是常母更加思念小兒伯章,病情突然加重了,三年之後就死了。常母臨死之時,舉起手對杜環說:「我拖累了杜君!我拖累了杜君!盼望杜君所生的子子孫孫都能夠像你一樣。」說完這段話就斷了氣。杜環替她準備了所有的喪葬禮儀,買城南鍾家山的地給她安葬,一年四季都去那兒拜祭。

史官曰:「交友之道,難矣!翟公之言曰:『一死一生,乃知交情。』彼非過論也,實有見於人情而云也。人當意氣相得時,以身相許,若無難事。至事變勢窮,不能蹈其所言而背去多矣,況既死而能養其親乎?吾觀杜環事,雖古所稱義烈之士何以過! 而世俗恆謂今人不逮古人, 不亦誣天下人哉!」

史官說:「和朋友交往的道理真是太深奧啊!翟公曾說過:『人到生死關頭,才能夠看出朋友的交情。』他的看法並非言過其實,實在是有感於現實中的世態才這樣說啊!人們在意氣相投的時候,常用自己的生命來作承諾,彷彿世上並無難事。可是到了事勢變遷、情勢窘迫的時候,不能實踐他們的諾言而背棄離對方的人實在是太多啊!更何況在朋友已經死了之後,而能夠奉養他的至親呢?我細察杜環的事跡,即使是古時被稱讚為俠義壯烈的人也比不上啊,世俗常說現代人不如古人,這不是枉屈了世間的人嗎?」

杜環小傳-語譯
2015年 DSE考材《杜環小傳》語譯

*2015年DSE中文考材為節錄版本,以下為原文

杜環,字叔循。其先廬陵人,侍父一元游宦江東,遂家金陵。一元固善士,所與交,皆四方名士。環尤好學,工書,謹飾,重然諾,好周人急。

父友兵部主事常允恭死於九江,家破,其母張氏年六十餘,哭九江城下,無所歸。有識允恭者,憐其老,告之曰:「今安慶守譚敬先,非允恭友乎?盍往依之。彼見母,念允恭故,必不遺棄母。」母如其言,附舟請譚,譚謝不納,母大困,念允恭曾仕金陵,親戚交友或有存者,庶萬一可冀。復哀泣從人至金陵,問一二人,無存者。因訪一元家所在,問一元今無恙否。道上人對以「一元死已久,惟子環存,其家直鷺洲坊中門內,有雙橘可辨識」。

母服破衣,雨行至環家。環方對客坐,見母大驚,頗若嘗見其面者。因問曰:「母非常夫人乎?何為而至於此?」母泣告以故,環亦泣,扶就坐拜之,復呼妻子出拜。妻馬氏解衣更母濕衣,奉糜食母,抱衾寢母。母問其平生所親厚故人及幼子伯章。環知故人無在者,不足付,又不知伯章存亡,姑慰之曰:「天方雨,雨止,為母訪之。苟無人事母,環雖貧,獨不能奉母乎?且環父與允恭交好如兄弟,今母貧困,不歸他人而歸環家,此二父導之也。願母無他思。」時兵後歲饑,民骨肉不相保。母見環家貧,雨止,堅欲出問他故人。環令媵女從其行,至暮,果無所遇而返,坐乃定。環購布帛令妻為製衣衾。自環以下皆以母事之。母性褊急,少不愜意,輒詬怒。環私戒家人順其所為,勿以困故輕慢與較。母有痰疾,環親為烹藥進匕筋,以母故不敢大聲語。

越十年,環為太常贊禮郎,奉詔祠會稽,還道嘉興,逢其子伯章,泣謂之曰:「太夫人在環家,日夜念少子成疾,不可不早往見。」伯章若無所聞,第曰:「吾亦知之,但道遠不能至耳。」環歸半歲,伯章來。是日,環初度,母見少子,相持大哭。環家以為不祥,止之。環曰:「此人情也,何不祥之有?」既而伯章見母老,恐不能行,竟紿以他事辭去,不復顧。環奉母彌謹,然母愈念伯章,疾頓加。後三年,遂卒。將死,舉手向環曰:「吾累杜君!吾累杜君!願杜君生子孫咸如杜君!」言終而氣絕。環具棺槨殮殯之禮,買地城南鍾家山葬之。歲時常祭其墓云。

環後為晉王府錄事有名,與余交。

史官曰:「交友之道,難矣!翟公之言曰:『一死一生,乃知交情。』彼非過論也,實有見於人情而云也。人當意氣相得時,以身相許,若無難事。至事變勢窮,不能蹈其所言而背去多矣,況既死而能養其親乎?吾觀杜環事,雖古所稱義烈之士何以過! 而世俗恆謂今人不逮古人, 不亦誣天下人哉!」

2. 重點注釋

「哭九江城下,無所」(歸:依靠。)

「母其言,附舟請譚」(如:依照。)

「母破衣,雨行至環家」(服:穿着。)

無人事母」(苟:如果。)

「而世俗謂今人不逮古人」(恆:經常。)

3. 主旨

文章講述杜環父親杜一元的好友常允恭死去,遺下無依無靠的母親,透過描述杜環盡心盡力照顧非親非故的常母直至其終老,以及當中的瑣事,展現杜環高尚的品格。

4. 寫作手法及文意理解

問:常母初到杜家,杜環和家人如何對待她?

答:照顧起居、執禮甚恭、替常母尋訪故舊

問:趙母臨終時對杜環的說話,流露了什麼情意?

答:感激、內疚、自傷

問:常母在文中的形象如何?

答:感恩戴德

問:文中的人物對待常母有哪些不同的表現?

答:

人物與常母的關係對待常母的表現
譚敬先兒子的朋友常允恭死後,常母打算投靠譚敬先,但譚氏卻拒絕收容。
常伯章常母幼子得知母親下落後,以路遠為理由不即時前往探望,隔半年後探望母親時,見到母親年紀老邁,恐怕她無法遠行便藉詞有事要辦,離她而去。

問:作者記述常伯章的行事,對於刻杜環的形象有什麼作用?試略加說明。

答:作者以記述常伯章的行事,反襯出杜環的形象。常伯章雖為常母的親生兒子,卻不願承擔供養母親的責任,更藉詞離她而去,令母親痛不欲生。作者以常伯章如此不孝的行為反襯與常母並無血緣之親的杜環,只不過因其父親與常母長子有交情,但仍願意供養常母,待之以禮直至她離世,死後仍祭其墓。作者利用襯托手法,以常伯章的無情反襯出杜環重情義的形象。

參考資料:2015年中國語文科教師會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