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志凌雲-獨行俠-影評

【阿T影評】《壯志凌雲:獨行俠》現代電影工業的完美鉅獻

《壯志凌雲: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除了締造卓越的觀影奇蹟以外,亦達成另一壯舉:讓首集轉化成更優秀的作品。電影在技術成熟的前設下把空戰的場面調度作幾何級提升,而且為營造劇情張力,編導在故事更刻意將飛行員的任務加入有如同類戰爭電影的飛彈追逐及空中纏鬥元素…

小學練習


【Artotem影視評論】《壯志凌雲:獨行俠》

壯志凌雲-獨行俠-影評

導演:Joseph Kosinski
編劇:Ehren Kruger, Eric Warren Singer, Christopher McQuarrie
主演:Tom Cruise, Jennifer Connelly, Miles Teller
類型:動作
地區:美國
推出年份:2022年

《現代電影工業的完美鉅獻》

自疫情爆發以後,電影工業彷彿衍生了「戲院派」和「串流派」兩個陣營,紛紛思考現世對「戲院體驗」追求的必要。然則在影視行業的停擺下,許多片商都決意把作品搬上串流平台,惟獨只有《007:生死有時》(No Time To Die, 2021)和《壯志凌雲:獨行俠》在各方天價搶購下依然堅守院線價值,後者片商派拉蒙影業更不管虧損而把影片延期足三年之久。時至今天,電影終於正式上映,欣賞著規模宏大之製作與演員們翱翔天際時的雄壯氣勢,實見影片與大銀幕那密不可分的關係。時常挑戰大型動作場面的Tom Cruise這回再次給大家炮製連場瞠目結舌的特技演出,證明戲院的魅力仍然風韻猶存。



或許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我首次慕名觀賞第一集《壯志凌雲》(Top Gun, 1986)時並沒有太大感觸,皆因當時攝影技術並未能捕捉角色情緒狀況。無可否認,前作導演Tony Scott確實運用了不同技巧來嘗試反映空軍角色的威武神態,尤其是他特地運用自然採光呈現機組與地勤人員在母艦忙碌工作的樣貌,配合戰機準備飛行時噴射的火焰與煙霧,也是的確會讓觀眾為之一振。但是,由於全片遠近景的切換都出現極大差別,故讓戰爭敘事上沒辦法讓觀眾搞清角色對特定環境的反應,這樣兼顧不暇的狀況就會產生場面失焦、雜亂無章的問題。


Copyright © 2022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22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時移勢易,本作在電影技術成熟的前設下把空戰的場面調度作幾何級提升。為營造劇情張力,編導在故事刻意把飛行員的任務加入有如同類戰爭電影的飛彈追逐及空中纏鬥元素,另外更為演員添置幾幕低空飛行的場景,成功把特技場面的離心力給激發起來。再者,影片亦為電影業界研發和採用Sony VENICE 6K的IMAX認證鏡頭,好讓攝影機能夠塞進演員駕駛的F-18戰機中,以增強角色在高空中的鏡頭語言,從而讓觀眾徹底相信片中大部份的動作鏡頭,都是眾演員千辛萬苦在拍攝期間用力擠出來的成果,賦予觀眾接近1小時恍如置身模擬飛行器般的感受,鳥瞰視野堆積無比震撼感,挑戰影視工業的固有界限。

除了締造卓越的觀影奇蹟以外,本片亦達成另一壯舉:讓首集轉化成更優秀的作品。從副標題「獨行俠」這三個字,想當然耳就是要致力塑造主角Maverick重回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的心境轉變。前作為人詬病之處源於主角克服好友Goose之死的速度太快,導致其角色弧度顯得過份倉促,於是本集則加插了主角與好友遺孤Rooster的互動來重新勾勒Maverick的內疚之情,看著他怎樣直視年少氣盛而引發的殘局,以及跟Rooster起初的矛盾到後段之放寬胸懷,都為主角成就了一段相當飽滿的救贖故事。其中兩角不斷重複經典對白「Talk to me, Goose」乃一方面致敬舊作,另一方面又在透過雙方談話對象的不同來形塑出令人稱羨的師徒情誼,補足了前作的缺點,實在是全片畫龍點睛所在。

36年過去,若續集繼續敘述Maverick懵懂率性的形象必定不合時宜,故本片的另一主題就是要從主角的中年危機來透視老兵不死的豪俠精神。本片安排角色擔任海軍學校的教官,看著他與學生在戰場一次又一次轉危為機的經歷,以及思考怎樣跟晚輩形成和諧共處的教學氣氛,都在刻劃角色間對「傳承」的核心概念:如何在跟晚輩和解之餘,又能持續展示自己的實力。細想回來,主角與《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Skyfall, 2012)年邁老去的占士邦都有相似之處,那就是即使深知新與舊的實力明顯懸殊,但還是拒絕承認大勢已去,銳意與新思潮抗衡。

// It‘s not the plane. It’s the pilot. – Bradley Bradshaw //

Maverick永不言敗的決心,恰巧也象徵演員Tom Cruise在電影界的非凡成就。特效技術的進步,不少劇組為了節省開支和拍攝成本而起用大量CGI技術,變相令硬橋硬馬的動作場面逐漸式微。面對日漸更替的電影工業,Cruise照舊堅持搭建真實場景和親身示範各項動作鏡頭,目的就是通過捕捉眾演員在真實處境流露的當下情緒,來給觀眾創造難忘的觀影體驗。此時,主角Maverick就成為Tom Cruise實實在在的自我投射,印證他戲內戲外都堅持為行業默默耕耘,連帶感染同組的新生代演員願意共同齊上齊落,向外界宣稱戲院體驗終究都是電影業不可取替的重要元素。

總的而言,《壯志凌雲:獨行俠》不論戲內戲外都在彰顯相關行業不死的姿態,繼續體現出Tom Cruise自《職業特工隊》(Mission: Impossible, 1996)系列以後對電影真實感的敬業姿態,在新舊交替的影視行業給予了一次既完美又偉大的貢獻。時至今天,坊間尚在質疑商業電影的藝術價值和內涵,在此不妨套用周潤發在電影《無雙》(2018)的一句台詞作結:「任何事,做到極致就係藝術。」

作者:阿T
設計:阿T
素材:《壯志凌雲:獨行俠》@topgunmovie

延伸閱讀:
【阿T影評】《奇異女俠玩救宇宙》顛覆虛無的天馬行空之旅
【阿T影評】《蝙蝠俠》2022 英雄重回藝術本質的傑作
【阿T影評】《千萬別抬頭》Don‘t Look Up 既諷刺又瘋狂的滅世警示|奧斯卡電影巡禮

留言